薛原:足球的形与心

64场世界杯只剩两场,只剩一二三四还没有排定座次。关于“华丽足球”与“功利足球”的争论,也许是一件比排定座次还难有定论的事。踢着“功利足球”的荷兰队进决赛了,尽管有不少球迷抱怨他们“不再像荷兰队”——总是闷闷的防守反击,当年那支攻守皆如潮水的荷兰队去哪儿了;踢着“华丽足球”足球的西班牙也进决赛了,小组赛第一场就输给瑞士队,险些让他们蹈入“热门翻车”的覆辙,但半决赛击败德国队,不由不让人赞叹,他们对足球的理解与掌控,果然赏心悦目。

足球之形,本无定式。“漂亮”与“胜利”也不是非此即彼的选项,没有谁会踢只图漂亮却赢不了的足球。而不同风格的足球之间,固然有“相生相克”之说,却不见得就是最终结果的决定性因素。

德国能够4:0大胜阿根廷,面对同样以技术见长的西班牙队,全场却只射了6次门,这显然不是“风格”所能解决的问题。教练临场战术的安排,球员心理的微妙变化,都会让比赛的走势为之改观。正如西班牙老帅博斯克所说:“如果我们在比赛中可以非常舒服地控球,那么我们的表现就会非常出色。”这样看来,耽于防守的德国队所采取的策略,正中西班牙队下怀。德国队首先在心理上采取的过度守势,已为这场比赛埋下了伏笔。

从足球之形到足球之心,西班牙队与德国队一战,可见其中运用之道。其实,来到世界杯赛场的三十二路雄师,谁不曾豪情万丈。而已经过去的62场交锋,既是“形”的较量,更是“心”的磨炼。荷兰队形虽有异,心却颇坚,未见大胜,总能咬牙过关;德国队形已让人刮目,心却在关键时刻迷失,好在他们还年轻,已是难得历练;西班牙有华丽之形,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心已走出球风偏软的窠臼;至于都快被遗忘的法国队,心先散,谈何形。再回首韩国日本的世界杯之路,在对“形”的坚守之中,更可见“心”的砥砺。

而围观世界杯已久的中国足球,在“形”与“心”之间,想学什么,又该怎样学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