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快时尚巨鳄陷血汗工厂丑闻凯莉詹娜最爱的网红品牌一夜痛失13亿英镑

,现年55岁的Mahmud Kamani,最近卷入了一单血汗工厂的指控。

他在英国曼彻斯特的公司估值去到26亿英镑,从2006年开始他发现了互联网销售的潜力,设立公司涉足电商,旨在以最低的价格销售品牌时装,那时也是中国淘宝迅猛发展的时刻,也就等于一个天猫自营品牌吧,只不过让他发迹的是ins等社交电商平台。

发展至今不过短短14年,初初在曼彻斯特的仓库里,只有3个人负责全球转运,而到今年它位于莱斯特的工厂则有逾1000个员工,事情爆发的原因就是有人指控该公司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利用血汗工厂生产廉价的衣服。

Mahmud的儿子乌玛·卡玛尼(Umar Kamani)经营着欧美网红圈最著名的品牌Pretty Little Thing,如果你经常看欧美街拍,小姐姐们穿的衣物很多都来自它,甚至许多网红潮流都源于这个品牌,所以玩转社交媒体运营是很溜的了。

他也是好莱坞名媛圈中著名的富二代,社交媒体红人,他经常在社交媒体上晒各种奢华生活,跑车、美女。更与美国大量模特、网红交好,包括金卡戴珊的妹妹凯莉詹娜,凯莉詹娜也常穿PrettyLittleThing。

乌玛的生活方式绝对是富二代晒富榜首,他的通讯录还有珍妮弗·洛佩兹(Jennifer Lopez)、说唱歌手P Diddy和演员丹泽尔·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等名人名流。

为Boohoo和Pretty Little Thing生产衣服的Faiza Fashion工厂员工举报说,富翁及二代并没有为工人提供口罩或手套,就赶着他们在疫期重开工厂生产线,为Boohoo品牌Nasty Gal生产衣服的另一家工厂Jaswal Fashions,工人的时薪仅为3.50英镑(约35元人民币),并且没有社会疏离措施的情况下运作。

《》的记者在工厂里卧底拍摄,甚至拍下工头的抱怨,“这些朱门狗肉只知道如何剥削像我们这样的人,他们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却只给我们虾米一样的钱。”

英国内政大臣普里蒂·帕特尔(Priti Patel)直接指示国家犯罪局进行了调查,并发誓要制止英国的现代奴隶制。

新冠疫期也没能让工厂们停工,更多调查显示,因为人们居家隔离,带动了在线网购服装增长,工厂生产线就没有停过工,Faiza时尚经理Asim Ali告诉媒体,“我们被订单淹没,因为有太多人在网上购物。”

Umar是印度裔在英国的第三代,爸爸Mahmud的父母来自印度,1969年借助肯尼亚的难民庇护法则从肯尼亚来到曼彻斯特,当时他的父亲只有两岁。

Mahmud本来在市场里摆摊位卖手袋,但他在房地产方面很有天赋,将钱明智地投资于房地产,并开始了批发业务,从印度采购服装,自此赚入第一桶金。

在2000年代初,他的批发业务包括每年向Topshop和Primark等高街品牌提供价值5000万英镑的货品,这些经验触发了Mahmud的时尚悟性,在2006年他建立了Boohoo品牌,借由网购的春风,该公司的迅速飞速增长。

刚被凯特王妃告上法庭的时尚杂志《名流》将儿子,PLT联合创始人乌玛尔卡玛尼(Umar Kamani)评为2019年最有价值的单身汉第八名,与英国歌星哈里·斯泰尔斯(Harry Styles)并列。

三年前,乌玛带着PLT进军美国,给了凯莉·詹纳六位数的酬劳,让她穿着PLT价值15英镑的橙色裙子参加活动。也因为凯莉·詹纳,令PLT在美国快时尚网购市场中站稳了脚跟,销量增长了十倍,他因此得以在好莱坞买下一栋自带篮球场的七居室豪宅。

他的Instagram里揭示了一个花花公子的美好生活——穿着古驰(Gucci)拖鞋在马里布(Malibu)海滩午餐,在与P Diddy出席格莱美(Grammys)颁奖礼,和凯莉·詹纳在科切拉(Coachella)音乐节上闲逛,在丹泽尔·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的洛杉矶湖人队比赛中,甚至还有意大利阿马尔菲海岸一艘游艇上的摆拍。

他还买了一批豪车,包括两辆劳斯莱斯幻影、价值30万英镑的兰博基尼Aventador、价值92,000英镑的定制梅赛德斯G级和一辆高端揽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椰树集团推肌肉男直播带货,近10万人观看,卖了不到1000元;网友:又油又土

00后男生工作1年后到广州摆摊卖烤鱼:我普通线款车型降价 车企内部人士悲观:这是自杀式降价

00后男生工作1年后到广州摆摊卖烤鱼:我普通线款车型降价 车企内部人士悲观:这是自杀式降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